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

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将大学汉语课改为选修课。有人质疑“是否会弱化母语教育”。“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将大学汉语转为选修课,并不等于弱化母语教育。”近日,中国人民大学教务处回应称,调研显示,大学汉语课程存在定位不清晰、师资不均衡等缺陷。必修改选修,是无奈之举还是真不重视?据了解,人民大学的大学汉语承担大学语文的功能,学校对大学汉语进行课改,是为了强化大学母语教育,且以加强能力、满足学生差异化需求为主要目的。自2009年起,人大已开设37门通识教育大讲堂选修课,学生必须修够其中的4个学分,而为了加强母语教育,人大还开设51门原著原典选读课程,包括研读《诗经》、《红楼梦》、《道德经》等,要求学生选修其中2个学分。校方已要求全校学生必须在课外阅读至少20部文化经典,并建设分类指导的基础技能强化类课程,培养学生的阅读与写作技能。北大中文系原副主任、南大文学院教授沈阳说,其实北大10年前就改为选修了,他们曾力推必修,校长也支持,但是教务部、各院系都反对,最后无功而返。福建省大学语文研究会会长朱晓惠说,人大此次的做法引发争议,这是好事。她建议,各校都要根据实际情况找原因,人大这样示范性的高校尤其要慎重,因为对全国有很大影响。记者得到的消息是,广东等地就有高校明确表示要将大学语文改为选修课。宁波大红鹰学院大学语文研究所所长何二元认为,10年前,中国教育报发表《大学语文何时走出尴尬》一文,和光明日报刊发的文章一起引发社会大讨论,形成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尴尬”,一个是“边缘化”,今天围绕大学语文的讨论,也应该提出两个关键词,一个是“向内转”,一个是“正能量”,向内转就是要做好学科建设,使这门课能够站住脚,正能量就是要提升大学生的母语水平。创设大学语文课程群,有用才不会被边缘化在2012年初,1份对全国20余省份近百所高校进行的“大学语文课程现状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96.52%的高校开设了大学语文课,其中必修课占比仅为34.8%,一旦高校面临课时调整,大学语文是可能最先被砍的课程。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今天,把大学语文课当作重点公共课程来开设,是防止汉语退化、提高全民族汉语水平最重要的方式与手段。记者走访几所高校后发现,与人民大学这样的重点高校相反,一些二本院校和独立学院却把大学语文课开得红红火火,大学语文的地位其实并不再是边缘化,而是在大学阶段的教学中占有重要地位。浙江科技学院虽然是以工科为主,但历任领导对于文化素质教育都很重视,学校从1993年开设大学语文课,一直是全校必修,2个学分、32课时。2008年,“论语导读”一度取代大学语文成为全校必修课,大学语文教师能够正确对待,把这门课上成实际意义上的大学语文课,2013年大学语文重回全校必修课的地位,现在是与论语导读一样的必修课。据介绍,浙江科技学院没有把大学语文当成一门简单的课程,而是致力于创设“大学语文课程群”,每位中文教师都必须承担大学语文课程,大学语文教师也参与到学校文化建设中去。以大学语文课程群为平台开展校园文化活动,包括学科竞赛、开放实验,还有浙江人文大讲堂、浙江省社科普及周、大学语文之夜、百部文化名著读书月、汉字书法大赛等,多次获得全国大赛的一等奖。2012年,学校获评浙江省社科普及示范优秀基地和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教学基地。其中,大学语文发挥了核心作用。四年都开大学语文课,超1/3学生赞成厦门大学嘉庚学院建校10年来,大学语文一直是全校必修课,所有中文教师必须教大学语文课,有大学语文教研组,定期开展大学语文教研活动。嘉庚学院在每年新生入学时都会召开学生与校长对话会,了解学生对大学语文课的意见。据嘉庚学院副校长戴一峰介绍,有一次他主持对话会,一名学生提问:为什么不在四年里都开大学语文课?戴一峰让赞同这个意见的学生举手,结果超过1/3的新生都举手了。这也让学校更坚定了开好这门课的决心。嘉庚学院人文与传播学院还编写出首部独立学院使用的大学语文教材。嘉庚学院的学生普遍反映:“大学语文课很有意思,欢快的课堂气氛,让我们真正走进了中国文学,走近了这些名家,开拓了我们的眼界和思维。”宁波大红鹰学院自2001年建校始,就设立大学语文教研室,开设全校必修的诗文与修养课,2008年正式更名为大学语文课,开两个学期,全校必修,对象是每届5000名学生,3学分。在宁波大红鹰教育集团总裁、校党委书记孙惠敏等领导的支持下,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大学语文研究所,使大学语文教学与科研两方面都得到了保障。文学院院长王臣申邀请资深大学语文研究专家何二元担任大学语文研究所所长,带动教师写论文,搞课题,并出版了《母语高等教育研究》的专著。为了提升师资质量,学校还从浙大、南大、兰大引进多名博士毕业生,返聘多名经验丰富的老教师组成新老结合,结构合理的教师队伍,把大学语文学科建设搞得风生水起。何二元认为,当前必须尽快解决大学语文学科定位问题,假如仍然是文史哲不分地包打天下,一旦高校普遍开设通识教育课,内容必然会发生重复,因此就容易被改成选修课甚至被取消。同时,一定要有正确的心态,任何学科在发展中都会遇到困难,不能一有困难就怨天尤人,同行们自己一定要有信心,最大程度去争取学校和社会的支持,真正让大学语文课程建设和人才培养获得持续健康发展。(记者
黄蔚)2013-11-21

人大回应质疑:大学汉语改选修≠弱化母语教育
称将推进系统配套改革

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中国人民大学[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微博]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取消《大学汉语》必修课,改为选修课一事,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北京等地高调声明将在中考[微博]、高考[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微博]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时大幅度提升语文分值之时,作为顶尖的人文社科类高校,为何却作出如此选择?而事情的爆发点,则在于该校一名研究生在网上发布的一篇文章《慢一点,人民大学的国际化》。昨晚,中国之声记者专访了该文的作者。

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近日,人民大学将大学汉语改为选修课,引发争议。昨日,该校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这是该校2013级本科生培养方案中的一环,并辅以系统配套改革,“并不等于弱化母语教育。”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针对此次课改,有人质疑“是否会弱化母语教育”。“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将大学汉语转为选修课,并不等于弱化母语教育。”昨日,中国人民大学教务处处长洪大用回应称,调研显示,大学汉语课程存在定位不清晰、师资不均衡等缺陷。洪大用表示,对大学汉语进行课改,是为了强化大学母语教育,且以加强能力、满足学生差异化需求为主要目的。洪大用称,大学汉语课改是该校本科人才培养路线图的内容之一,其实,还有一系列配套措施,“因为母语教育不只是一门课程能够承担的。”学校已初步确定,将改革后的大学汉语课纳入通识教育大讲堂课程群,由一门课变为几门课。校方要求学生至少阅读20本课外经典自2009年起,人大已开设37门通识教育大讲堂选修课,规定学生必须修够其中4个学分,而为了加强母语教育,人大还开设51门原著原典选读课程群,包括《诗经》、《红楼梦》、《道德经》等,要求学生选修其中2个学分。然而,大学汉语只是其中一部分,如学生不选修,如何保证其母语能力?洪大用称,校方已要求全校学生必须在课外阅读至少20本文化经典,并建设分类指导的基础技能强化类课程,培养学生的阅读与写作技能。此外,人大还将组织阎连科、刘震云等文学院作家群开设“作家谈写作”系列公开讲座,并建设“大学生写作指导中心”,由专业老师开展个性化写作指导。
背景课改涉及多门必修课
洪大用介绍,2013级本科生培养方案中的必修课课改,不仅涉及大学汉语,还包括大学英语、计算机基础与应用、职业发展与就业指导等。其中,大学英语将有2个学分的口语教学,以达到强化口语交流的目的,而职业发展与就业指导在保持原学分的基础上,重视课内、课外教学相结合,以强化学生职业规划和就业能力。此外,校方还将必修课计算机基础与应用的学分,由6个降为4个。更多阅读大学汉语成选修课
语文教育边缘化引忧虑

在中国人民大学的校园里,学生们习惯地将大学汉语,简称为大汉。尽管这个大汉最近有点再遭”重创”,但力挺它的学生,不在少数:

学生:我觉得必修是有必要的,把它改成选修是不行的,因为显示的是对大学汉语的不重视。

学生:学校可能是考虑选课给大家更多的自由度,真正想学这门课的同学,大家还是愿意继续选的。

在网络上发布《慢一点:人民大学的国际化》一文的人民大学研究生一年级学生王昆,自然也在”挺汉派”之列。王昆说,正是由于无法得到学校正式而详细的解答,才有了文章标题中的误解:

王昆:因为把汉语取消了,英语还是那个样子,我们就认为这是不是国际化的一种手段呢?到现在,我觉得可能个人有点误解学校的意思。

但对于大学汉语这门课,王昆的态度很明确:

王昆:大学汉语这类课程,是基础性的而不是兴趣拓展,不能说不想上就不上,它是基础,必须上。

在王昆看来,对高校而言,开不开这门课,是原则问题:

王昆:当你开课的时候,实际上表现出这个学校对于某一门课程或某一方面的认同,这个东西要比课程本身意义更重大。

对学生而言,上不上这门课,则是态度问题:

王昆:这样一来,很多人认为大学汉语不算基础,所以不用学,那我想问这些人,现在别人让你写800字的作文你就挠头,给别人写一封得体的信笺都写不了,你的语文教学成功了吗?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王昆的观点。大学汉语目前所面临的窘境,就很能说明问题。今年年初,湖北省大学语文研究会公布了大学语文课程现状调查结果。在91所高校中,将大学语文列为必修课的不到40%,课时也在逐渐减少。因为大学语文成了一门只占两个学分的选修课,因为找工作不要求汉语等级,因为评职称不考汉语,所以,在一些人看来,大学里学语文,没用。

王昆:这是整个社会很功利浮躁的现象,这不只是我们人大或大学汉语这一门课的事情,而是整个社会都要反思,在某些问题上我们是不是太功利了?很多事情就一定得很快起效或者说是一定有用才去做。

采访结束时,这位90年出生的小伙子,说了这么一番话:

王昆:我想让大家去思考,在思考的过程中有一些碰撞、有一些争鸣、有一些差异,因为只有差异,才有共识。我觉得这件事情出来之后,至少让相当大一部分人重新关注了大学汉语这门课,让社会、让更多其它高校的人也来关注这个事儿,因为关注本身,就是推动问题解决的一种方式。

我们共同来关注共同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学生会在网上发布消息称,经过沟通协商,下个学期人大将继续开设大学汉语课程,并把它列入选修课类别,课程是2学分。而校方同时表示,之所以做出如此调整,是无关乎”国际化”,只是因为学生对这门课的热情一直不是很高,多次课程测评的综合排名大学汉语都是排在倒数第二位。

大学汉语从必修课沦为选修,到底是学校不重视母语教学,还是学生不重视母语学习?依据课程测评来决定课程设置,是该校一贯的做法,还是仅针对取消大学汉语必修时的一个借口?针对这些问题,人民大学宣传部门的负责人表示,学校将会在近期召开新闻发布会,就媒体及舆论的这些质疑,一一作出回应与答复。(记者肖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