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淑珍对检方指控各项罪名只表示部分认罪,给大学生讲解台湾政治与两岸关系

10日晚,台北大学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郑又平教授造访浙江大学,做客浙大第16届DMB(登攀)节之“百川归海”名家讲坛,给大学生讲解台湾政治与两岸关系。这位中央电视台《海峡两岸》、《今日关注》特约评论员的到来,令可以容纳数百人的浙大永谦小剧场坐得满满当当,许多大学生甚至坚持站着听完了近两个小时讲座。郑教授十分感动地说:“我想这是因为海峡两岸心血相连,所以有这么多大学生关心两岸关系。”值得深思的投票意向近两个小时的演讲,郑又平讲述了“岛内政治现况”、
“蓝绿两方对两岸关系的看法”及“两岸关系”等内容。在讲到岛内政治经济现状时,他说受金融危机影响,岛内经济表现不佳,股市也有下跌,但“前天在媒体进行的一项关于‘重新投票你会投给谁’的调查中,仍有54.9%的岛内民众表示愿意投票给现任领导人,个中原因值得深思。”郑教授还对陈水扁弊案进行了评述:“陈水扁贪污案几乎每隔几天就有新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我经常受中央电视台邀请做《海峡两岸》等节目的评论员,评论陈水扁弊案,上回看到一大堆裸钻也是赃物,我就在想,到这里应该可以了吧,没想到过几天又有新料,而且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老师越严格越要感恩除了两岸关系,现为许多著名企业充当顾问的郑教授,还不忘给浙大学子传授找工作的经验。“我当年从美国读完政治经济学博士回来,也找不到工作,只好到处递履历表。”郑教授回忆说,“好不容易得到一家企业董事长的青睐,担任他的特别助理,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去他家等他,然后陪他去下属企业听简报。人家听说我是博士都特别客气,请我坐在董事长旁边,但是董事长却让我搬张凳子去坐角落听他们开会。开完会,董事长问我听出了什么名堂,我当时就特别庆幸自己刚才被冷落时没自怨自艾,而是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才能对答如流。”郑又平告诉大学生,无论是老师还是上级,越是严格要求,越是对你好,应该感恩。“找工作的确很辛苦,无论什么行业都不容易,我那时的老板就很凶。一次直接把我写的报告朝我脸上丢,我捡起来一看,有一句话有明显的语法错误,完全是自己粗心造成的,以后坚决不犯类似错误。我的基本功就是这样一点点练出来的,所以现在才有那么多企业找我去做顾问。”郑教授现身说法。(记者
沈蒙和)2009-04-11

台北地方法院10日14时30分召开准备程序庭,审理陈水扁家族所涉弊案。陈水扁之妻吴淑珍在以身体健康原因连续17次、拖延780多天不出庭后,终于出庭应讯。
在法庭上,吴淑珍对检方指控各项罪名只表示部分认罪,但否认犯有贪污等罪行。庭讯后,吴淑珍发表声明称,为案件造成庞大社会成本表示歉意。
吴淑珍下午在儿子陈致中的陪同下出庭。面对法官讯问,她承认在龙潭购地案中,收受台泥集团董事长辜成允2亿元新台币,并非检方起诉的3亿元新台币,而且她认为这是政治献金;对于南港展览馆案及洗钱案,吴淑珍称,她实际收到力拓董事长郭铨庆给的220万美元,非检方所指控的273万美元。同时,她承认在南港展览馆案中收的钱通过其兄长吴景茂汇到海外,犯有洗钱罪行。但是,她称收钱、汇钱陈水扁都不知情;在“机要费”案部分,吴淑珍只承认拿他人发票虚报“机要费”,即承认自己有伪造文书行为,但不承认贪污。
庭讯持续两个多小时。考虑到吴淑珍的健康,审判长裁定,取消11日的庭讯,改在3月3日、5日开庭继续传讯吴淑珍。
庭讯结束后,吴淑珍在台北地院外向媒体发表声明。她称,案件使社会付出庞大成本,她为此表达歉意。自己不应该涉入这些事情,以后也会反省检讨。此外,她说在身体许可的情况下,对于已由法院审理的案件,今后会“随传随到”;对于还在调查中的案件,也会尽力配合检方工作。
2006年11月3日,台检方起诉吴淑珍在“机要费”贪腐案中涉嫌犯有贪污、伪造文书等罪行。2008年12月12日,台检方特侦组起诉吴淑珍涉及“机要费”案、洗钱案、龙潭购地弊案及南港展览馆案等4项弊案,涉嫌犯有贪污、洗钱、伪造文书、收贿等罪行。
台北地院于2006年12月15日首度开庭审理吴淑珍所涉“机要费”案,在庭讯过程中,吴淑珍晕倒。此后,她连续17次以健康原因不出庭,但却被报道能外出就餐、投票,这在岛内引发激烈争论。
台北地院从今年1月开始连续召开准备程序庭,审理陈水扁家族所涉弊案。目前,在首批涉案的14名被告中,已有陈水扁之子陈致中及其妻黄睿靓,吴淑珍之兄吴景茂及其妻陈俊英,蔡铭哲、蔡铭杰、李界木、郭铨庆等8人表示认罪;陈镇慧、吴淑珍表示部分认罪;不认罪的包括陈水扁、马永成、林德训;蔡美利因病至今未出庭。

进入专题: 马英九
  国民党
  台湾
 

赖竞超  

图片 1

  

   专题按:

   2016年5月20日,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将正式就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民进党再次上台,过去八年间两岸关系前所未有的良好格局将面临新的挑战。本期专题聚焦马英九和中国国民党执政八年的得与失,并独家专访国民党新任主席洪秀柱,展望国民党的困境与出路,及今后两岸关系的发展方向。

  

  
他迄今依然是台湾地区“民选”成绩最好的领导人,也曾拿到历任台湾“民选”领导人民调的倒数第一。

  

  
他坚持“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使两岸关系迎来历史最好局面。但两岸交流的深入和频繁,并没有让中下阶层感受到红利。

  

  
“他的执政成绩不好,是因为谋略和技巧完全欠缺。但他的政治路线正确,政策立意良善。他对中华民族的自我认同,对中华文化的热爱,是毋庸置疑的。”

  

   马英九的任期只剩下最后一天。

  

  
2016年5月20日,他的办公室将迎来新的主人——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这标志着台湾将完成“民选”后的第三次政党轮替。

  

  
平时谨小慎微的马英九,在卸任前夕出人意料地表现出“勇猛精进”:不顾美国反对,登太平岛伸张“主权”;纠正“新政府”的错误意见,回应世卫大会邀请函,强调坚持“九二共识”;直接批准“中研院长”翁启惠的旧辞呈,不理会后者“要做到最后一刻”的想法。

  

  
过去八年里,这位台湾地区领导人一直勤勤恳恳。他一年吃七百多次盒饭,365天几乎无休;他深谙中华民族大义,为两岸开创66年未有之和平做出了历史贡献;但与此同时,在他任内,房价和失业率居高不下,薪酬连年未涨,贫富差距扩大,国民党更前所未有地失去了多数阵地。

  

  
“他的执政成绩不好,是因为谋略和技巧完全欠缺。但他的政治路线正确,政策立意良善。他对中华民族的自我认同,对中华文化的热爱,是毋庸置疑的。”台北大学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郑又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2008年,马英九携超高人气赢得了一场国民党铁定会赢的选举;八年后,他却眼睁睁看着一场国民党铁定会输的选举。

  

  
2008年,许多人认为被陈水扁弊案拖垮的民进党可能二十年都难翻身;八年后,不少人预测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店”可能沉沦。

  

   这是马英九的八年,也是国民党的八年,更是台湾人的八年。

  

   “马上好”——**“未来人民会开始怀念我的。”**

  

  
2016年5月12日夜,距离“5·20”只有一周时,马英九邀请国民党“立委”餐叙。在“总统府”的经国厅,马英九身着白衬衫黑西装,系亮蓝色领带,看起来心情不错。他不仅和国民党主席洪秀柱频繁互动,还与党内“死对头”、前“立法院长”王金平不时交头私语。

  

  
在宴会上,马英九感谢蓝委们过去在“立法”上的贡献,更细数自己八年来的政绩。他还提到,未来人民将“对照”他与蔡英文,“会开始怀念我的”。

  

  
马英九的自我肯定马上招来迎头一击。次日台湾指标民调(TISR)公布一项民意调查结果,在“12位台湾政治人物好感度”一栏,马英九拿了倒数第一。

  

  
而在八年前,政治“小清新”马英九以7658724张选票、58.45%的支持率,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迄今为止,他依然是台湾地区“民选”成绩最好的领导人(相关报道详见南方周末2008年5月29日《“马上”观礼记》)。

  

  
当时,在被贪腐成性的陈水扁执政八年后,岛内民众对清廉自持的马英九寄予了相当高的期许。

  

  
马英九的清廉、勤政,的确很有说服力。他在竞选时期的得力助手汪诞平曾在2008年对大陆作家叶永烈透露,他和马英九出差,住的酒店一颗星都没有,且两人一间房,吃饭基本吃快餐。此外,“总统府”26摄氏度以下不开冷气,“总统府”的公务用车也由大换小。一年中除了春节,他基本都在工作。

  

  
技术官僚出身的马英九,总表现得十分严谨,常被人称道的一个优点是“擅长使用数据”。他最有名的追捧者莫过于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2011年5月,在马英九就任领导人三周年时,大前研一受邀赴台演讲,其间他称赞马英九“可以用逻辑、数字沟通,日本政治人物就不懂”。还笑言很想把马英九进口到日本去,“我给你麻生(指麻生太郎,曾任日本首相),你给我马英九。”

  

  
早在竞选期间,马英九就作出了“马上好”的承诺,并喊出宏伟的“633”计划:年经济增长率超过6%,失业率控制在3%以下,人均收入超过3万美元。

  

  
谁知他一上任,便赶上了美国金融危机。为振兴经济,“马政府”于2009年初举债858亿新台币,开始发放消费券。缅籍华人许宏兴2008年开始到台湾留学,正好赶上消费券政策施行。他回忆,当时和台湾的老师同学讨论最多的话题便是“消费券能不能刺激经济”,“答案是当然不行,马的经济团队有问题”。

  

  
为增加台湾就业机会,马英九推出鼓励大陆台商回台投资的“鲑鱼返乡”政策。然而,当顶新集团回台后被爆出潲水油和炒作地皮等负面新闻时,这项政策反而饱受争议。东吴大学政治学系教授谢政谕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些企业不是作为生产性工业投资引回来的,所以对台湾经济发展和改善就业没有太大作用。”

  

  
至第一任期结束时,台湾平均经济增长率仅1.73%,别说达不到6%的预定目标,离前任陈水扁执政期间的4.7%还有好长一段距离。尽管如此,2012年,马英九还是以6%的优势,险胜对手蔡英文连任。

  

   “不自知”——**“他和民意的落差一直没办法接上。”**

  

   第二任期初期,马英九推动的几项政策依然不顺。

  

  
他强力推行“证所税”“油价电价双涨”等举措。前者对炒股、炒期货赚钱的人进行征税,意在缩小贫富差距,却在政策施行仅三个月就导致每位股民平均损失29万台币的结果;后者本意是为了改变台湾油价电价定价不合理的现象,马英九说“戴着钢盔也要往前冲”,却无形中增加了普通百姓的日常支出,一时间民愤难挡。

  

  
东吴大学政治学系教授谢政谕认为,过去几年,马英九推行的一些政策暴露出“思考不够周延的弊端”。

  

  
但马英九似乎不觉得自己的政策有问题。在第二个任期内,他常常告知属下:“我们的政策立意良善,是民众不了解,我们要做好政策沟通。”

  

  
在台北大学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郑又平看来,这与马英九骨子里过重的知识精英情结有关,“马英九和民意的落差一直没办法接上。”

  

   马英九步入仕途与蒋经国密不可分。

  

  
1981年,取得哈佛法学博士学位后不久,马英九便被召回台湾担任蒋经国的英文翻译。三年后,蒋经国力排众议,破格提拔34岁的马英九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第三副秘书长”,负责政党外交工作。

  

  
1988年7月18日凌晨两点,身在美国的马英九突然被当时的“行政院长”俞国华电话吵醒:“你来接研考会!”这样,年仅38岁的马英九又从党务系统调到行政官僚体系,成为最年轻的“部会首长”。此后,又陆续担任“陆委会主委”“法务部长”“政务委员”,一路顺遂。
“他是搭直升机上来的。”郑又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马英九的仕途平坦,反而为他在日后执政中受挫埋下隐患。”

  

   “跨海大桥”——**“这样还叫无能,那以前的人呢?”**

  

  
八年来奠定的“两岸前所未有新局面”能否保持,成为“5·20”民进党再次上台后,外界最为关注的焦点。

  

  
距离卸任还有4天时,马英九在公开场合提醒蔡英文:两岸发展了足够互信,双方对于巩固和平达成了共识,未来台湾地区领导人都可以在现有“交通规则”下使用这座和平的“跨海大桥”。

  

  
2015年11月7日在新加坡实现的“习马会”,更让马英九在台湾政治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个人定位。这是1949年以来两岸领导人的首次会面。

  

  
在民进党赢得大选再度登台之势难以挽回的情况下,“习马会”坚守了“九二共识”原则底线,并且明确画出了“一个中国”“反对台独”的红线。

  

  
2016年5月11日,国台办新闻发言人马晓光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八年来两岸关系得到了两岸同胞的广泛支持,这是有目共睹的,将写入史册。

  

  
台湾TVBS民调中心5月16日发布最新民调也显示,马当局施政八年以来,民众感到最满意的项目是“处理两岸关系”,有47%的民众给予了肯定。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马英九
  国民党
  台湾
 

图片 2

  • 1
  • 2
  • 全文;)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data/99714.html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