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狼是一个有血性的生物群体,原来灿烂的华夏文明背后还有一种更古老更悠久的游牧精神做支撑

我想从《狼图腾》这本书说起。自从这本书出版以后,社会兴起一股“崇狼热”。之所以有这股热潮,我想有三个原因:首先是近代以来中国落后挨打的惨痛记忆;其次是因赶超式发展和全球化而激化的当代国家之间、地区之间、单位企业之间以至个人之间的剧烈竞争;第三是现代环保观念普及,人们意识到狼是生物链中的重要一环,从而彻底改变了对它的态度。出现“崇狼热”的原因这三个方面,特别是前两个方面,可能是当代中国人“崇狼”的主要原因。人们认为,中华民族长时期以农耕文化为主,又受到与农耕文化相适应的儒家文化深刻影响,过于温良恭俭让,缺乏野性;古代汉民族被少数民族打败的频率太高了,近代以来以汉民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又被西方列强欺压,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中国人太软弱,怀疑中华民族缺乏竞争力。因此,人们开始呼唤野性,呼唤原始生命力,主张学狼,要狠一点。我认为,现代中国文化总体上比较单薄,成分比较单调。为改变这种状况,就像要重新重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大力引进西方先进文化一样,唤起原始游牧民族的文化性格,使之渗入当代中国文化性格中,激活它的活力,并无不可。但有些人对这种文化性格寄予过高的期望,甚至想让它成为当代中国文化性格的主导,则是不妥当的,而且是非常危险的。何谓民族文化性格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特性。但到底什么才是民族的特性呢?亚洲国家里,韩国人、越南人、泰国人跟我们中国人的长相差别不大,民族特性却迥然有别。所以,民族的差异不在于衣服、外貌,主要在于语言、文化等,文化特性是民族特性的主要内容。现在我们提起不同的民族,脑子里就会映现不同的文化性格和形象:英国人的深沉、优雅;法国人的浪漫、敏感;德国人的严谨、强悍;俄罗斯人的忧郁、霸道;日本人的精致、野蛮;美国人的坦率、傲慢……那么,我们中国人的民族文化性格是什么?我们给其他民族的印象又是怎样的呢?我们诚实,但在人际交往时又显得很虚伪;我们热情,但有时见危不救,又冷漠得令人吃惊;我们勇敢,但遇到侵犯时又会很软弱;我们节俭,但世界上鲜有别的地方的人像中国人这么浪费;我们谦虚,但一旦有点成就,又那么容易自大。为什么要重塑民族文化性格的重塑必须跟上经济发展步伐从纵向上,也就是从中华民族自身的发展历程来看,中国过去曾长期停滞不前,而现在正处于快速发展过程中,整个社会正在进行重大转型:从贫穷到小康、富裕;从农民、小市民到公民;从农业、手工业到现代工商业(工业化、信息化);从农村到城镇(城镇化);从封闭到开放(全球化);从专政到民主(民主化)。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深刻的社会变革和文化变革。每个国民以至整个民族和国家,从外在面貌到文化基因,从思想观念、思维方式到行为习惯,都必须发生重大变革,实现脱胎换骨的根本转变。我们每个人必须对这场巨大变革有清醒的认识,不然就不能适应新的社会。中国的现代化,不仅是物质、环境的现代化,更应该是人的现代化,文化的现代化,社会的现代化。我们必须在改造物质世界的同时,改造我们自己。世界平了,中国需要反省文化性格另一方面,从横向角度看,整个世界现在已进入全球化时代,不同国家民族之间的交往日益频繁,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不可能孤立于世界之外、不与其他国家和民族打交道而独立存在和发展。中国自然也不能例外。西方世界普遍信奉“人生而有罪”。他们不像中华民族相信“人性善”,相信“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向往“天下大同”,而是相信人性恶,对一切都抱怀疑态度,对所有人都保持一种根深蒂固的警惕、戒备心理。他们不会轻易相信你的主张,只相信“永远的利益”,因此有很重的危机意识甚至敌对意识,习惯于弄清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这个“首要问题”。现在西方对待中国是一种什么心态?我感觉是这样:过去中国实在太落后,西方世界根本没有必要将中国放在眼里。而现在,中国已有了较大的发展,西方已经能听到中国追赶的脚步声,中国因素已经开始影响他们的生活。但中国又还没有真正强大,并还存在很多问题。这个阶段,西方对中国的心态可能是最坏的。他们不再能忽视、轻视、蔑视中国,也不肯再同情中国,又还不可能平视或仰视中国,同时又感觉到了中国给他们造成的压力,他们此时对中国的心态,很可能是在重视中国的同时防备中国。在这个特定的历史阶段,中国人的任何举动,都会特别引人注目,招致品头论足。中华民族文化性格的某些弊端,也将特别能刺激西方人的神经。去年,一项名为“国际社会民意调查”显示,世界上,特别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看法并不令人乐观,对此我们要有清醒认识。首先,我们的文化和文化性格存在许多缺陷,不适应当代国际环境。过去关起门来自己习以为常,现在将在全世界注视的目光下暴露无遗。其次,外国人对中国人的文化性格还不了解,并存在很多误解。再次,中国重新打开国门才几十年、刚开始与世界全方位接触,中国人还不太会与外国人打交道,还不熟悉游戏规则。有时过于天真,会上当受骗;有时又过于敏感,会作出过激反应。因此,我们一方面必须大力加强与外国的交流,增强彼此之间的了解。另一方面,必须尽快熟悉游戏规则,学会与其他国家共处。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深刻反思,反省自身文化性格上的种种缺陷,自我完善,由中国的中国人转变为世界的中国人。我们要完善自己,其实是为了我们的发展,我们自身需要改变。中华民族文化性格的得与失中国漫长的小农经济和长达两千多年的君权专制政治,是制约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性格的主要因素。小农生产者脚踏实地,非常务实,但只渴望稳定太平,不注意追求新知,缺乏创新意识。因为很少与外人交往,对人性缺乏深入观察体认,容易对人性抱过高的期望甚至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很少与人合作、协商,没有养成倾听别人意见和妥协、让步的习惯,意见往往过于独断、绝对化。自给自足,“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看不到别人存在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很容易产生有你没我、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的观念,缺乏共存共处、互利共赢意识。很容易有弱者意识、自卑心态,总觉得别人欠了自己什么,因此别人给自己一些施舍是理所当然的。长期僻处一隅,孤陋寡闻,一旦有点本钱,就自尊心膨胀,产生狂妄自大心态。因为很少交换,对数字、利润、亏损之类不够敏感,决策往往凭经验,缺乏决策理性。因为很少交换、交往,缺乏契约意识、规则意识、法律意识。很少参加公共活动,没有意识到公共空间对自己有多大意义,因此缺乏公共空间、公共活动、公共道德意识。自己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公共场合不管不顾。如马克思所说,小农生产者尽管人数众多,但像麻布袋中的土豆,彼此没有联系,没有力量,不敢追求自己的权益,寄希望于救世主,崇拜权威,缺乏民主观念。中国人绝大多数人都是小农生产者,中国人的文化性格基本上还是一种小农生产者文化性格。最近十几年的城市化是前所未有的。很多人的身份、地位、外表、打扮变成了市民,实际上骨子里还是小农生产者。文化性格(包括思维方式、行为习惯、为人处事风格等)根深蒂固,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同时,中国过去留下来的主要是小农生产者文化和专制文化,它对现在还有深刻影响,还在继续无处不在看不见摸不着地起作用。塑造当代民族文化性格的策略汉民族是典型的农耕民族,在农耕文明和专制政治传统下形成的民族性格,其特点是比较重德行,讲坚守,但有较重的奴性,不仅缺乏血性,还缺乏理性,我们应该对此有清醒准确的认识。在现代社会,无论是军事、外交还是商战,血性仍然需要,但野性于事无补,反而会越弄越糟。因此我们不能对狼性、血性抱太高期望,更不能倡导野性,否则就会走上另一条歧路。中华民族要建立一种新的民族文化性格,恐怕不能号召全国人民都去学做狼。那样我们就更加冲动,不理智。近代以来,无论是在政治、军事方面,还是是经济、文化方面,我们吃冲动、不理性的亏已经够多够重了。现在再一味倡导狼性,会误导整个民族,带来严重的后果。偏狭的爱国主义,就是缺乏理性的表现之一。廉价的爱国主义最容易,实际上于事无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建设新型中华文化和民族性格,理想的策略是:努力保持重德性的传统,高度注意去掉奴性;大力加强理性,而尽可能避免物性。每个国民要达到主体理性精神的独立自觉,具备独立的观察、分析、判断、选择、表达、坚持的能力;有意识地保留血性。现在很多年轻人往往缺乏血性,爱也不敢说爱,恨也不敢说恨,首先考虑的是利益。一个民族要真正成为世界上最伟大民族,还是要有意识地保留阳刚的血性,当然同时应对野性保持高度警觉;改变小农意识,增强公民意识(民主意识、法规意识、公德意识等)。构建乐观、进取、健康、开放的新时代的中华文明和民族文化性格,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重要条件,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廖可斌/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导,浙江省文学学会会长)2009年6月2日

图片 1

《狼图腾》小说 姜戎作品集

狼性不是野性,不是野蛮。狼性首先是团结,其次是意志,再次是忍耐,最后是血性。狼是一个有着高度组织性的生物群体,在头狼的带领下,大家以狙杀猎物为唯一目标;狼是一个有坚定意志的生物群体,一旦确定目标,就不惧死亡,勇往直前,从不退却;狼是一个有极大耐心的生物群体,从不轻易出击,而是保持极大耐心,等待最佳时机到来;狼是一个有血性的生物群体,永远磨利獠牙,一旦时机来临则凶猛突袭,一招制敌。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我们伟大的华夏民族用智慧和勤劳开辟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农耕土地,在母亲河身边这片深厚的土地上养育了庞大的中华民族,孕育了灿烂的华夏文明。

《战狼2》是将利比亚撤侨和也门撤侨两件事揉到一起,描写在现代国际关系丛林中中国人的狼性,影片中有两个场景令每个中国人血脉贲张:一个场景是中国大型舰艇发射导弹打击在海外华资企业屠杀中国人的敌对势力。一个是冷锋手臂上的那面中国国旗所具有的强大魔力,在冲突双方交战区,两派武装都停止攻击让中国车队通过。有强大祖国和强大军队作后盾,没有人敢欺负中国人!当然这是一种理想状态,事实是在有着中国重大发展利益的利比亚,西方国家想打就打,想炸就炸,不仅使利比亚人民遭受深重苦难,也使中国遭受巨大经济损失。原因在于,一是中国实力还没有强大到仅凭一面国旗就可以走马天下,畅行世界。二是因为中国缺乏狼性,中国应该秉持“谁要打我,我必打谁,谁要吃我,我必吃谁”的狼性精神行走于当今国际关系丛林。

这是我以前的认识,自从读了姜戎的《狼图腾》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灿烂的华夏文明背后还有一种更古老更悠久的游牧精神做支撑,这种精神的核心就是“狼图腾”精神。

中国历史证明,汉民族是一个始终与北方游牧民族相伴而生、相互砥砺的民族,每当汉民族沉溺于奢靡享乐、缺乏战争意志,往往就是北方游牧民族南下“打草”、攻城掠地、屠杀掠夺的时候。和平是任何国家和民族都追求的状态,但长期和平需要付出的代价是,战争意志和战斗力量丧失,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如果失去了甘于孤独寂寞守护、甘于在刀口上舔血的狼性,则这个民族就一定会失去和平与幸福,在当代国际政治关系丛林中,凡是失去战争意志、失去战斗精神的国家和国家集团,最后都必然走向衰落。

它起源于八千多年前我国西北草原,那里是原始游牧民族的家园,在草原上自然环境十分恶劣,惟独只有草原狼能驾驭草原,它处在各种复杂关系链的最高端,主宰着草原的生生息息,后来游牧民族得以生存就是在与草原狼不断的冲突和竞争中成长起来的,狼性草原环境具有狼性性格和血液的造血功能,因此游牧民族的骨子里充满了狼性—强悍、勇敢、坚毅、智慧、凶残、团结。他们在和残酷的自然环境和凶狠的草原狼和其它游牧团体做不屈不饶的激烈斗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强者更强,弱者消亡,这是草原法则。在草原上狼是唯一不别驯化的动物,狼的特性被人们所引用,并在竞争中得以升华,他们视狼为宗师,为至高无上的神灵,从某种意义上讲狼是一种具有某种神秘色彩的动物,她的魅力,它的形象无一不深刻的影响着人们。如果没有狼,就没有草原没有游牧民族,如果没有民族就,那么农耕民族的文明也许早就枯竭了,游牧民族对于后来兴起的农耕民族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中国历史上,汉、唐、清朝早期都是充满强大战斗精神的朝代,靠铁蹄和刀口的力量征服敌人,开疆拓土,而到了朝代晚期,因精神颓废,最后被改朝换代或被异族征服,有人称宋代是中国历史上生活最奢华、技术最发达的朝代,然而这个失去狼性、连皇帝都被敌国掳走的朝代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屈辱最破碎最惨痛的朝代。西夏历史上最令西夏人焦虑的问题是,如果习汉民族生活习惯则会失去民族的战斗性,如果习本民族生活习惯则会失去所谓文明性,每当他们恢复西夏民族血性,则民族骁悍,所向无敌,每当他们马放南山,铸剑为犁、享受生活的时候,就会被敌人屠杀以至于最后被蒙古人灭国。

在由黄河泥沙冲击而成的华北平原上,在这片广阔深厚的土地上,在优越的自然环境和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下造就了温顺的农耕民族,其性格就像羊一样怯弱、温顺,虽然农耕民族的文明要领先于游牧民族很多,但重要的是民族文明是流,而民族性格是源,民族性格软弱是一个民族最致命的缺陷,华夏农耕文明的致命缺陷就在于这种文明内部没有比阶级斗争更深刻更广泛的残酷激烈的生存斗争。在于恶劣草原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游牧民族相比,农耕民族显然温顺了许多。民族存在决定民族性格,而民族性格决定民族命运。在后来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农耕民族受到一次又一次血的洗礼,国破家亡,四分五裂,每一次战争都是游牧民族对农耕民族强行输入“狼血”的见证,游牧民族就哥,农耕民族则是弟,当弟软化的实在不行的时候,哥就会狠狠的教训不争气的弟,甚至入住中原,掌管整个中国,在辽、金、元这三个朝代都是完全由游牧民族建立的王朝,其中元朝是有史以来我国疆土最广的时期,由成吉思汗率领的蒙古骑兵横扫整个欧亚大陆由此可见蒙古游牧民族的狼性性格是多么的强悍、凶狠,而在秦、汉、唐这三个朝代则是中华民族强盛的时期,其民族性格由羊性逐渐向狼性过渡,既有文明羊的性格,也有强悍狼的特征,狼羊结合取长补短,造就了当时中国少有的强盛繁荣的局面。那时农耕民族骨子里的羊性成分已经被游牧民族强行灌入的狼性血液给冲淡了,这种狼性血液的输入实质上是一种草原精神的贯通,是一种思想的杂交,是对病态农耕民族注入的一针“强化剂”更是对中华的挽救。人类文明就是在不断抑制和驾驭人类自身的兽性和狼性才逐步发展起来的。

在当今国际政治中,任何没有强大军事力量的国家都无法在世界上保护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中国在西方军事打击利比亚战争时所遭受的巨大经济损失表明,没有强大的国家实力,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根本无法保护国家利益,根本无法保护中国公民的安全。

然而,物极必反,羊性农田环境具有羊性性格和血液的造血功能,因此,在这片深厚的农耕土地上,强悍的游牧精神又一次被软化被排斥,真可谓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两种不同的民族精神不可能在对方的土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1999年美国不仅敢于发动科索沃战争,而且悍然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中国除了抗议还能干什么?这就是没有强大国家实力和军事实力的屈辱。

之所以农耕民族文化的根基这么深厚,是因为在农耕民族的骨髓里“小农主义”思想占据了主导地位,再加上势力雄厚的“鸿儒虚道”的催化,这种思想在整个民族中已经根深蒂固,这正是农耕民族的致命弱点。

2016年7月,美国派谴航空母舰进入中国南海地区以配合菲律宾关于南海的所谓仲裁案,如果中国不是派出北海、东海、南海三大舰队进入南海举行规模空前的海上军事演习,展现不惜与美国航母战斗群开战的战争姿态,祖宗留给我们的南海可能真的就被敌人以军事威胁而割走了。

历史上中华民族曾面临多次短流的危险,正是游牧民族的及时挽救才得以延续,他们以最原始的方法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而古人则十分憎恶蔑视他们,视他们为野蛮的低等民族,从来没有承认过游牧民族对农耕民族所做的巨大贡献,在《史记》中也之字未提,以至于后人全然不知此事,只要说起中华文明,人们总是赞扬、自豪,又有谁会注意到文化落后的草原民族呢?

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前期,中国不就是被实力更为强大彪悍野蛮的俄罗斯、日本割让了大片领土、被西方势力的船坚炮利打开国门,赔赏了大量白银吗?新中国成立时,毛主席不顾敌人的政治威胁和经济制裁,敢于废除帝国主义强迫中国签订的所有不平等条约,并随后跟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朝鲜进行了一次惨烈的战争,这次战争的结果不仅是一纸停战协定,而且是帝国主义对新中国战争意志的惧怕,是敌对势力从此不敢轻易冒犯中华民族的尊严,是1972年美国总统到中国朝拜。

在中华民族的骨子里“小农主义”和“儒、道”的成分很浓,再加上势力庞大的农耕文化,这种混合的民族性格就决定了民族命运只能像羊一样任人宰割,从鸦片战争到甲午之战,从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到南京大屠杀……无不验证了这一点。

改开之后,中国获得了巨大发展,但这一阶段中国也失去了很多:盲目崇拜西方,丧失民族尊严,人民精神沦丧,战争意志消失殆尽,整个中国从毛泽东时代的狼性变成了后来的羊群,崇拜明星甚于崇拜英雄,崇拜金钱甚于崇拜意志,媚俗,纵欲,贪婪,腐化,堕落,整个国家变得更像一群任人宰杀的羔羊。当代国际政治丛林,仍然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美国凭借其货币霸权、军事霸权、科技霸权、文化霸权和政治霸权任意宰杀掠夺其它国家,从不讲仁慈,所谓人权、民主都是其称霸世界、收割利益的手段,如果不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以獠牙对獠牙,以狼性对狼性,则只能成为被西方势力打得跪地求饶的手下败将,毫无尊严的苟活。如果我们仍然相信靠西方列强的仁慈和帮助能够独立、发展、富强,则整个国家将死无葬身之地。

直到今日,中国仍是一个农耕势力深厚的国家,十三亿人口八亿生活在农村,庞大的中华民族几乎同化了所有的异民族,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改革开放的加快,激烈的市场竞争、残酷的世界格局,中华民族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起强悍的民族性格是必不可少的强大原动力。

印度是一个国土面积仅有中国三分之一、经济体量只有中国五分之一、历史上一向被外部民族统治的国家,现在这个阿三国家都居然敢公然入侵中国领土,这让中国人感到不寒而栗,不仅美国,而且印度都已经感受到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状态:没有狼性,没有血性,没有战斗性。

如果我们面对印度的入侵都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怕打碎了家里的坛坛罐罐,怕失去了既得利益,不敢勇敢出击,不敢放手一搏,那么中国即使经济再强大,即使生活再富裕,其精神和人格依然是被人瞧不起的侏儒,依然会被人欺负。如果这次中国不能奋起一击,打得印度满地找牙,以后还会有更多国家围上来撕咬中国。一个国家的强大,一个民族的伟大靠的是意志,是血性,是战斗。今天中国如果不敢向印度发起反击,它日不仅会受美国、日本欺负,而且会受印度这个阿三欺负,还会受越南欺负,还会受印尼欺负,还会受高丽棒子欺负。尊严是靠战斗和拼搏获得的,尊严是靠狼性和血性获得的,任何一个只知享受不知战斗的民族和国家都是没有前途的。

“战狼”的精神是战斗,永远战斗,不仅是一个人战斗,而且是整个团队战斗,不仅是整个团队战斗,而且是整个国家和民族战斗,允许牺牲,允许失败,但不允许放弃,不允许跪地求饶,不允许失去尊严。

要想让中国在当代政治丛林中获得尊严,必须保持和培养狼性,必须摒弃享受至上、娱乐至死的生活方式,真正做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真正做到以强大的精神支撑强大的民族,以强大的经济支撑强大的国防,以强大的国防守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这一切都以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中是否仍然保存着狼性基因为基础,一群饥饿的狼可以打败一群吃饱的狮子,一群吃饱的羊永远只能成为狮子和狼的食物。

只要我们保持狼性,我们就不会惧怕任何强大的敌人,只要我们保持狼性,国家就能拥有尊严,人民就能拥有幸福,只有拥有导弹并敢于摧毁敌人,中国国旗才能在战场上震慑敌人,赢得敬意。

狼性不是野性,不是野蛮。狼性是团结,是意志,是耐性,是血性,拥有了狼性,可能会凶险与牺牲,但永不会屈服,永不会被征服,永不会被羞辱。在今代国际弱肉强食的丛林中,中国缺少的是狼性,需要保持和培养的也是狼性。对朋友讲文明,对敌人比狼性,“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有猎枪。”

《战狼2》是一部好片子,好就好在它唤起了中国在国际关系中的狼性,猎猎战旗,威武战舰,无人敢辱我中华民族,无人敢挑战中国威严。

中华上土是文明之邦,但守护这个文明之邦的必须是坚利的獠牙,必须是战舰、坦克、潜艇和核常兼备的导弹等具有战略威慑力和战场杀伤力的大国重器,必须是团结、意志、忍耐和血性的狼性。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