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亩鱼塘投入多少鱼苗的生产管理记录,改造鱼塘2342亩

浙江绍兴市建立从鱼塘到餐桌的管理链条,投多少药物、销售到哪里都有记录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阡陌交通的鱼塘,每个鱼塘10亩左右。3米宽的塘埂上,养殖户从车上卸下饲料将其撒进鱼塘。“改造后能增收15%~20%。”市水利技术推广站站长封阿龙说。他所指的改造就是绍兴“生态型水产养殖塘标准化建设”,从2006年开始实施,今年将全部完成。改造后的鱼塘将显着提高鱼的产量,有效减少药物投放量,使得市民餐桌上的鱼药物残留量更低。
变浅的池塘增多的药
绍兴的鱼塘最早建于上世纪80年代初,大部分鱼塘都有20多年历史。鱼塘主要集中在上虞和绍兴县滨海区,以海涂鱼塘为主。在建成后的20多年里,鱼塘边行走用的塘埂不断被雨水冲刷,埂泥流入塘内,塘底淤泥逐渐增多,池塘变浅,塘埂也不断变窄,以致运输鱼饲料只能靠人力挑。池塘变浅,一些鱼塘水深甚至不到1米,塘中的鱼产量也锐减。市水产技术推广站副站长戚正良回忆,根据以往经验,一亩鱼塘一般能养400公斤~500公斤鱼。而这些鱼塘往往因此减产150公斤左右。
养殖户的烦恼还在于大部分鱼塘没有独立的进排水渠道。池塘水不能更新,鱼容易得病。为了保持鱼的存活率,养殖户被迫投放更多的药。“虽然投放的是常规药,但鱼吃多了,药残留也多。”戚正良表示。上世纪90年代初,鱼塘曾大规模整理过一次,但由于资金技术有限,效果一般。
软硬兼备的标准化改造
标准化改造从2006年开始。根据省“十一五”规划中万亩鱼塘标准化建设计划,由省指定大纲,各地市根据自身实情进行细化。绍兴鱼塘改造主要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为鱼塘设施改造。每个鱼塘需三亩以上,平均塘深不低于2米,水深不低于1米。主埂道宽度3米以上,主干道路面需硬化,农用车可在上面行驶。鱼塘需有独立进排水渠道和标准化电力设施。“以前那种随意拉电线的现象不能再存在。”封阿龙表示。
除硬件上的改善,标准化鱼塘还设定一系列操作标准。鱼塘内饲料、药品、生活用品须分开放置,鱼类加工场所应另设房间,防止交叉污染。在养殖中,有三项内容需要严格记录:每亩鱼塘投入多少鱼苗的生产管理记录,卖出多少鱼的销售管理记录和投入多少、何种药物的药物管理记录。“一旦在市场上发现有病鱼,我们可以根据记录顺藤摸瓜找到鱼塘。”封阿龙表示。
养殖户和百姓都受益
丁国才是绍兴县绿源水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他的公司拥有2000亩鱼塘。这几天,他逢人就乐,原来他预计自己渔场今年能增产18%。据介绍,改造一亩鱼塘大约需花费1500元,其中养殖户只需付出800元,另一部分由各级政府补贴。虽然花了钱,但丁国才连说值得。他所支付的钱,只需那增产的15%的鱼卖三年,就能赚回。“我们以养殖户自愿为基础,他们主动打改造报告,我们审核组织改造。”封阿龙说。五年来,水产农业技术推广站在镜湖新区和袍江新区共投入371万元,改造鱼塘2342亩。
鱼塘改造完成后,由于有了独立的进排水渠道,鱼塘水自净能力增强,鱼染病率大大下降,养殖户不再需要投放大量药物来维持鱼的生存率。“鱼塘投放的药少了,老百姓餐桌上的鱼也安全。”封阿龙说,三项可追查的记录,也让养殖户不敢随意投放违禁药物。两天前,市农业局实施市场准入证和产地准出证。“从生产和销售两个环节进行监督,给市民一个放心。”封阿龙说。

陈明站在已经干涸的鱼塘前,满不在乎地说,“你说哪个鱼塘不用药?不用的话,还有活鱼吗?”

今后在市场上买水产品,如果发现鱼的质量有问题,可以根据记录很快查到源头,有效震慑一些无良鱼塘主把病鱼流入市场。今年,我市几乎所有农业合作社、规模以上鱼塘都已实行三项记录追查制度。从鱼塘生产基地到餐桌的管理链,在绍兴市水产行业已基本建立。

11月底,天津塘沽周围的过百鱼塘有些荒芜,堤岸上丢弃的空药瓶已经发黄。陈明的鱼塘从鱼苗放进去那一刻,就要撒药,中间还要投放消毒药、抗生素,隔两个月还得增加改善水质的药。一年七八次的鱼药使用,一次就得撒下去30多箱。

今年,随着绍兴市8.6万亩标准化鱼塘改造完成,三项记录追查制度已在我市几乎所有农业合作社开展。这三项记录分别为:每亩鱼塘投入多少鱼苗的生产管理记录,卖出多少鱼的销售管理记录和投入多少、何种药物的药物管理记录。

早在月初,此地的大部分鱼塘就已经出鱼,通过鱼贩子的货车进入批发市场。而养殖户陈明却没有吃过一条自己养殖的鱼,“我们不吃自己养的鱼。”

“一旦在市场上发现有病鱼,可以根据记录顺藤摸瓜找到鱼塘。”绍兴市农业局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封阿龙说。

失控的养殖

据封阿龙介绍,绍兴市大部分鱼塘都有20多年历史。这20多年里,鱼塘边的塘埂不断被雨水冲刷,埂泥流入塘内,塘底淤泥逐渐增多,池塘变浅,一些鱼塘水深甚至不到1米,塘中的鱼产量锐减。同时大部分鱼塘没有独立的进排水渠道,池塘水不能更新,鱼容易得病。为了保持鱼的存活率,养殖户不得不投放更多的药。“虽然投放的是常规药,但鱼吃多了,药物残留也多。”封阿龙说。

30多岁的陈明在天津塘沽地区有着60多亩的鱼塘,可产两三万斤鱼。最热闹的时候要属中秋节前后,出鱼时,热闹得跟过年似的,卡车排着队进出。

挖深池塘,设置排水渠道,由财政补贴的标准化鱼塘改造目前已全部完成,使鱼苗存活率低、投药多这类问题得到有效解决。硬件跟上后,农业部门也顺势出台了更为严格的管理措施。目前绍兴市养殖的水产品主要以甲鱼、四大家鱼和对虾为主。

四五斤的草鱼、鲤鱼活蹦乱跳,一跃蹦出一米高,跟着鱼贩子运往天津市区及周边省市。

见习记者马可远

中秋节过后,这一年的收成算完成大半。一进11月,鱼塘会将水抽干或是直接用大网拉,将最后收获的鱼都交给鱼贩子。

11月26日,沿着塘沽四道桥往东丽大道,一路上大量鱼塘大多已经干涸,水底结着薄冰,四周枯草环绕。泡得发黑的塑料袋、饮料瓶等各种垃圾混杂在草丛中。

陈明的鱼塘是自家的,没有任何“证书”,也未向当地工商或渔业等任何部门备案。“不知去哪儿备案,也没人来查过。”

另有多名转包鱼塘养殖者证实,在当地,承包鱼塘只需要签订承包合同,并不需要申请任何执照。

“或是自己的池子或是承包别人的池子,买了鱼苗放进去,长大了卖就行。”多家鱼塘养殖户都称,经营鱼塘不需要任何手续,也没人管。

养殖户所说的不用办证,在天津塘沽个体养殖户中普遍存在。28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以养殖户身份致电塘沽水产局,养殖科工作人员称,塘沽这边大部分个人承包的鱼塘,都没有办《养殖证》。

图片 1

11月26日,天津滨海新区一个私人鱼塘正在注水。

这位工作人员介绍,一般情况下,个人承包集体土地的鱼塘不需要《养殖证》,只要和村里签订合同就行,没有强制规定要办证。

按照《天津市渔业管理条例》规定,集体所有或者全民所有由农业集体经济组织使用的水域、滩涂,可以由个人或者集体承包,从事养殖生产。承包人依据承包合同向所在区、县人民政府领取养殖证。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副会长崔和介绍,鱼塘承包需要有养殖证,当地政府审批,一般在政府规划内的鱼塘才会承包出去。

鱼儿撒欢儿的秘密

养殖户们最怕的就是鱼生病,这时大量的杀菌剂、消毒剂、抗生素就一齐上阵。

冬日里的塘沽鱼塘,死水般沉寂。方方正正的鱼塘边,遗弃着大量空药瓶。

陈明的鱼塘,每年春季开始放鱼苗,每亩鱼塘放1000尾,60亩就是60000尾,有草鱼、鲢鱼、鲤鱼等。在陈明看来,如果池塘不用药,鱼生病了就会全部死光。

今年夏天,30℃的高温里,陈明的数万尾鱼儿集体生了红斑。

有着10几年养殖经验的渔民老李说,红斑病一般发生在夏季,水体环境恶化,容易暴发此流行病。鱼儿身上长满红斑,还会烂鳃。一般发生这种情况,不是鱼塘水体过肥,就是水中的亚硝酸盐超标,造成缺氧引起。

图片 2

11月26日,天津滨海新区一处鱼塘岸边遍布空药瓶等垃圾。

眼看着鱼苗一天比一天蔫,养殖工人急得到处打听救治办法。最后在塘沽一家水产技术服务中心,买来恩诺沙星等兽药,伴着鱼饲料一遍遍撒下去。没出几日,鱼苗又活泛起来,鱼塘的鱼有救了。

至于病愈的鱼会不会有药物残留,陈明摇摇头,他也不那么清楚,“一点吧,哪有不残留的。”可也没遇到相关部门到鱼塘检测过,对于药物超标、残留的问题,养殖户也从未考虑过。

水产专家表示,鱼类用药都有残留限量,例如恩诺星沙,可以治疗畜禽及水产细菌性败血病、烂鳃病、赤皮病等。如果超标,会使人呕吐、腹痛、腹泻,损害泌尿系统。

除了抗生素和兽药,陈明说,他们还会给鱼喂中药和一些植物用的药,“有没有害,还真不知道。”

按照《天津市渔业管理条例》规定,渔业主管部门应当依据有关动物防疫法律、法规和其他规定,组织实施对水生动物及其产品实施防疫、检疫工作;并加强对养殖生产的技术指导,定期进行病原监测和调查,发现重大疫情及时向当地政府及上一级渔业主管部门报告并通报有关部门。

每年10月中到11月初,塘沽当地的鱼塘就到了出鱼的时节。这些用了药的鱼,最终会有鱼贩子来将鱼收购,并流入市场。

同样按照上述条例,水生动物及其产品运输、销售前必须进行产地检疫,并取得动物检疫合格证。

“从没听过鱼还有检疫合格证”,陈明说,出鱼时,会有专门的鱼贩子来收鱼,用车拉走,销往天津的各个农贸市场及周边省市农贸市场。

在这里的鱼塘,鱼养大了,就可以卖,有养殖户说,即使用了“硝基呋喃、孔雀石绿”这些禁用兽药,也不会有人知道。

湖南农业大学水产科学系主任江辉称,水产养殖除了农业部禁用的孔雀石绿
等几十种药物,其他的兽药也需要在技术人员指导下使用,不可滥用。

小鱼塘一年难抽捡一次

2003年,农业部通过的《水产养殖质量安全管理规定》,对内容包括水产养殖用水、养殖生产、鱼用饲料和水产养殖用药等水产养殖过程规定了具体要求。

例如,水产养殖单位和个人应当填写《水产养殖生产记录》、《水产养殖用药记录》、《水产品销售记录》。“三项记录”应当保存至该批水产品全部销售后2年以上。

对于养殖记录,陈明说都在养殖户心里,什么时候撒药、投喂,什么时候出鱼都凭经验,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水产养殖记录》。

陈明60多亩的鱼塘,在养殖科工作人员眼里,“规模都太小了,可能一年都检查不到一次”。

这名养殖科工作人员称,水产局平时会有监管,主要围绕“符合食品安全要求”,水产部门也会对鱼塘抽检,但是不一定能抽到每个鱼塘,抽检频率要看鱼塘规模大小,规模越大,抽检频率越高,规模小可能一年都抽检不到一次。

具体抽检是由水产部门牵头,街道或者村里配合。选好池塘后,水产部门派人去检测。“检测哪个小鱼塘,都由村里安排,比如我们告诉他这次抽检多少户,他去安排。一年标准检测会有七八十个,快速检测五六百个。”

此外,每年都要发放宣传材料,不要用禁用的药,要是检测到使用了禁药的水产品流入市场,追查过来,“该罚款的罚款”,够一定数额还会移交司法机关。

对鱼药的用量,他说,养殖部门不做具体规定,只要不是禁用药,就可以用,而且药品都有说明书,按照说明书,注意休药期就行。

记者了解到,休药期是指“最后停止给药日至水产品上市出售的最短时间”。有些药物虽允许使用,但它在鱼体内吸收、消除要有一个过程,所以必须停止用药一段时间后,鱼才能食用,这就是休药期制度。常用鱼药的休药期5到42天不等。

前述养殖科工作人员说,“在休药期内就把鱼卖了,也有可能,药用多了,会有一定残留,只要不用禁用药,问题都不大。”

“经过休药期的养殖鱼进入市场也需要准入证明。”崔和介绍,比如委托第三方或当地监管部门出具检测报告。合格后,才可进入市场流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