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

图片 1

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南极山村长毛兔养殖户冯加营和妻子在查看长毛兔生长情况。张圣虎摄

高潮有价抢收入,低潮提纯保兔群。”这是江苏省射阳县长荡镇“养兔姐”王立霞,坚持22年养兔致富的经验之谈。

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家有一只兔,不愁油盐酱和醋;家有十只兔,开始迈向致富路;家有百只兔,一年几万入了户;家有千只兔,住上漂亮小别墅。”这首朗朗上口、流传在素有“中国兔乡”之称江苏省射阳县的民谣,反映出养兔确实能改善部分致富无门农民的生活。
然而,养兔作为传统产业,在全球一体化、市场瞬息万变的今天,也经历着市场、技术和成本的竞争。王道红以坚定果敢、剑走偏锋的逆向思维,大胆投身兔子养殖,目前长毛兔笼存量万只以上,引领县内外数百农家女走上养兔致富路,也使自己从一名“下岗女”嬗变成誉满一方的“养兔王”。
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离城返乡为养兔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
没有谁愿意享受苦难,然而苦难的确能够磨练人,王道红或许就是一个例证。20世纪60年代初,王道红出生在黄海之滨的射阳县临海镇双洋村一个贫苦农民家里。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就在王道红进入少年,梦想着通过读书改变自己命运之时,勤劳俭朴的母亲积劳成疾,一病归阴。作为家中姐弟三人中的老大,正在读初二的王道红只得辍学回家,以瘦小纤弱的肩膀与父亲一起扛起参加集体劳动、料理家务的重担。
随着弟弟妹妹们渐渐长大和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的落实,王道红肩上的担子轻了许多。在县城工作的姨妈将她安排进县属海鸿集团轧花公司质检科上班。从农民到工人,这是当时很多人羡慕的事情,王道红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工作上认真负责,技术上精益求精,多次被公司表彰为“先进职工”“技术能手”。
1998年,就在王道红安心本职工作、构筑美满家庭之时,原本红红火火、效益很好的公司因不适应市场变化和迅速转型,好似一座大楼瞬间轰然倒塌一样成了一个破产企业。“下岗没什么,在家当全职太太,我养活你。”面对痛苦、不甘、无奈和彷徨的妻子,当教师的丈夫安慰她。倔犟的王道红瞒着丈夫,自己上街找事做,先后在邮局投递过报纸、在超市当过售货员。
2004年春节,王道红到长荡镇拜访好朋友王立霞,看到王立霞家喂养着上百只雪白可爱的长毛兔,又听说当地很多人家凭养兔致富时,不禁眼前一亮。
“饲养长毛兔是一项技术活,即便我支持你喂养,县城里哪有养兔的地方和条件?”丈夫对她说。
“城里容不下,我就到乡下去养。”王道红回答。在众人的不解中,丈夫只得四处托人找地方,最终在离县城十多公里外的兴庆村找到了一块地方,并拿出积蓄新建一幢拥有160个笼位的兔舍。王道红兴高采烈地带着被褥行李,在兔场安了家。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门外汉”,她的好友王立霞在提供仔兔和养殖技术上帮了她很多忙,加之她勤奋好学,首批20对仔兔喂养成功,当年收入6000元。后来,她又在原地建起第二幢兔舍,兔子笼存量发展到四百多只,她成了闻名当地的“养兔大户”,吸引众多农户效仿。
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低潮逆势忙扩张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
创业路上坎坷多。就在王道红离城返乡养兔的第三年,坚挺多年的兔毛价格一路下跌,养兔不但不赚钱,还得倒贴。她开始不理解,后来想通了,既然躲不开市场这只无形之手,倒不如积极面对它、利用它。
王道红坚信,市场既然有低潮便会有高潮,同时认定低潮正是发展时。2009年8月,她在多次与王立霞沟通后,决定搬到养兔历史悠久的长荡镇甲候村,与王立霞合作创办一个规模兔场,兔场取名为“泓苓”,当时笼存量仅为1200只。
2010年9月,为了兔场生存,王道红与王立霞商量,另辟蹊径,从浙江、江苏引进主要供食用的獭兔1450只,取代长毛兔,边喂养边繁殖,当年出售肉兔、仔兔收入二十多万元。2011年开始,国际兔毛价格回暖,王道红敏锐地看到了商机,决定重养长毛兔,可资金问题一时成为“瓶颈”,
县政府及妇联、人社、农委、兔协等部门全力支持,先后给予她二十多万元的创业贴息贷款,帮助她扩建兔舍,支持她从浙江嵊州引进300对德系优质杂交种兔,当年就繁殖发展到五千多只,第二年便形成了万只以上规模。
规模养兔不同于零星饲养,对喂养技术尤其对疫病防治要求很高。对此,王道红有着血的教训。2012年春天的一个早晨,王道红与工人正准备进兔舍给兔子喂食,突然听到有只兔子尖叫,寻声走近,只见那只尖叫的成年兔嘴里流血,后腿蹬动几下便倒毙在笼中。她连忙逐笼查看,发现上千只兔子已经死亡。王道红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她抹了一把眼泪,从地上爬起来,随即拿出手机,向曾来兔场考察过的江苏省农科院薛家兵教授求救,薛教授听完介绍,断定是疫苗出了问题。王道红明白了,为了在防疫上省点钱,她们购买了一家小厂生产的疫苗,没料到因小失大,造成如此损失。王道红在薛教授的指导下连夜补用药剂,(www.nczfj.com)方才保住了其他几千只兔子的性命。如今,泓苓兔场已被江苏省农科院确定为家畜疫苗临床试验基地。
“单凭老经验养不出好兔,发不了大财。”这是王道红发自内心的话。
在规模养兔上,王道红注重兔种的提纯复壮,每年都要引进纯种安哥拉中系长毛兔一百多对,与本地的德系长毛兔后代进行杂交。待仔兔长到170~180天时进行选种。她还积极推广人工授精配种技术,兔场的人工授精率已达65%以上,被国家兔业技术体系南京综合试验站授予家兔人工授精示范基地。在饲料喂养上,王道红坚持采用全价料,这样能根据不同的兔龄,按需添加维生素、微量元素,既保证了长毛兔生长需要,又降低了饲养成本,提高了产毛周期的产量。目前,泓苓种兔基地培育出的优质长毛兔每只60天剪绒最高达450克,平均只产量250克以上;90天剪粗毛最高达650克,平均只产量400克以上,较常规长毛兔产量提升30%左右。
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调节在万只左右,王道红在养兔上是个。培植产业勇担当
饲养长毛兔是射阳县农民传统副业项目,曾有过辉煌历史,然而,随着现代农业特别是高效农业的兴起,传统的养殖模式、饲养方法、经营手段已不适应形势的发展,许多农户也因为养兔效益低下而空笼弃养,使得最多时拥有百万只长毛兔的“中国兔乡”空有其名,最少时笼存量不足5万只。
不愿重蹈覆辙的王道红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趟出一条现代高效养兔之路,先后投资六百多万元,新建标准兔舍28幢,建筑面积7000平方米、笼位10
088只,内设自动供水和食槽翻转装置,既清洁卫生又减轻了工作量。所建的18吨兔肉速冻保鲜库、30吨兔毛仓储房、60吨饲料仓库、两间人工授精室和器具消毒室,以及配置的40千瓦成套饲料加工设备,为规模养兔和兔产品适时应市创造了条件。2011年5月,王道红再次投入8万元,将两幢三百多平方米的旧兔舍翻新改造成“宾馆式”种兔繁育中心,内设六百多个笼位,乳白色的扣板吊顶天花,一字形悬挂着12盏节能灯,1.2米直径的排风扇安装在墙上,4台水温式立体空调置放在兔舍两端,400个木质仔兔保温箱排列在笼位前面。舒适的环境,健全的设施,使母兔繁殖能力较常规提高近50%,仔兔成活率高达98%以上,可年向兔农提供优质种兔近万对。同时,其他兔舍也全部安装上冷风机,有效解决了夏季兔舍气温高死兔多的难题。
“技术就是效益,不服就得吃亏。”无数次的经验教训,使王道红更加懂得了科学养兔的重要。她不仅购置了大批关于养兔技术方面的书籍报刊反复研读,将新技术新经验用于实践之中,还多次挤出时间到河南、山东、浙江等地知名兔场考察取经、开拓眼界、引进种兔。她还专程到江苏农科院、扬州大学、南京畜牧综合试验站及有关市、县畜牧部门邀请畜牧专家到场指导,虚心拜他们为师。
“一人富了不算富,众人齐富心方安。”王道红以泓苓兔场为平台,在全县第一个牵头组建兔业专业合作社,先后吸纳168位有养兔积极性的农民参与。合作社定期邀请大家到兔场参观,举办养兔技术培训班,优惠提供种兔、药剂、饲料,签订兔肉、兔毛保价回收合同,形成合作社+基地+农户+市场的模式,解决了农户养兔的后顾之忧。在她的带动下,目前仅长荡镇笼存成兔总量突破15万只,其中千只以上规模的养兔大户已达13家。规模养殖不仅赢得了市场,而且也提升了价格话语权,给群众带来更高的经济效益。2013年尽管国内兔毛市场总体不佳,但泓苓兔业合作社年产销兔肉仍达33吨、兔毛126吨,长毛兔每只年纯收入平均达到160元。今年5月上旬,在盐城市创业项目推介活动中,王道红的现代高效养兔项目荣获一等奖。
几多汗水,几多收获。下岗女工王道红凭着自己的坚强意志和挑战自我的能力,让传统兔产业在“中国兔乡”射阳重放异彩。她先后两届当选为射阳兔业协会副会长,多次被市、县政府及人社、妇联等部门表彰为“再就业先进个人”“巾帼创业标兵”,泓苓兔业合作社也跻身于“中国兔业百强”,被列为“国家兔产业技术体系示范基地”。
(作者联系地址:江苏省射阳县水利局 邮编:224300)

天一亮,82岁的薛荣源老人就早早起床到兔舍去了。

图片 2

1955年,16岁的薛荣源被分配到山东省蒙阴县土产公司,从此开始了和长毛兔的不解之缘。1957年,临沂地区指定蒙阴发展长毛兔养殖,并由国家引进长毛兔改良本地品种。但由于饲养管理粗放,20多年间并没有形成规模。1982年冬天,他们再次从国外引进了10只母兔4只公兔。让大家没想到的是,仅仅过了3年,兔毛价格就飙升到了120元/斤,持续高涨的市场行情让大家意识到,小兔子也能带领大家走上致富路。

22年前,王立霞婚嫁到长荡镇甲候村,因婆家经济拮据,日子艰辛,便响应当地镇村号召建笼养兔,从少到多,滚大雪球,没两年便拥有百余只成兔。当时,兔毛价高,一刀下来就是上千块收入,王立霞顿感家中的日子好过多了。然而,潮涨潮落,兔毛价值一度持续低迷,许多养殖户觉得无利可图,便纷纷宰兔拆笼,使得刚刚叫响“长毛兔之乡”的长荡镇已难找出几家真正养兔的了。市场意识渐强的王立霞坚信低潮过了有高潮,她不但没有轻易弃养,而是利用低潮对存兔进行去劣留优,提纯复壮,科学繁殖。市场一旦回暖,她家总能出人意料地既卖兔毛又卖仔兔,取得令人羡慕的经济效益。目前,王立霞家的兔场常年存栏成兔控制在万只左右,成为县内外闻名的“养兔姐”。

“家养三只兔,不愁油盐醋;家养十只兔,不愁棉和布;家养百只兔,走上致富路。”现在,蒙阴农村家家养兔,农民从长毛兔养殖中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薛荣源的女儿薛丽君就是其中一位,她女承父业,建起了可容纳3万只兔子的标准兔舍,并购进了自动化设备,把长毛兔做成了两代人的事业。

目前,蒙阴县家兔存栏达到600万只,其中长毛兔存栏量达到500万只,兔业收入突破10亿元,全县万兔村达到36个,千兔场180个,500只养兔户达到4520户。

在蒙阴街道安子沟村一个普普通通的院落里,村民王法奎和妻子早早就忙活起来,上料、喂兔、检查每一只兔子的健康状况……这是他们每天必不可少的工作。

像这样的院落,在蒙阴比比皆是。远远望去,“房在园里,林在村里,一片桃园一座房,一圈兔舍作围墙”,在这样的“家庭农场循环农业模式”下,红薯蔓、花生秧、桃叶变废为宝,成为农户加工兔饲料的主要来源,兔粪则为果树和农作物提供肥力,“草―兔―果”模式有效保护了山清水秀的生态环境,也为发展旅游业提供了大好条件。

和别家不同的是,王法奎不仅通过出售兔毛获得收入,他的兔舍里都是自己家繁育的种兔,相比兔毛,出售种兔带来的收益更为可观。

王法奎说:“兔毛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附加值,主要是卖种兔,每年有800只到1000只的种兔繁殖量,一只种兔500元起步。”

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蒙阴县就意识到育种的重要性,县里与山东农业大学合作,历经8年时间育成了“沂蒙长毛兔”新品系,年产毛量和料毛比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王法奎说,新品种带来高效益。正是因为长毛兔品质提升了,全县的产毛量也逐年增加,长毛兔存栏量达到500万只,兔毛产量达到6000吨。如此高的产毛量,兔毛去了哪里?在山东维蕾克纺织有限公司的车间里,我们找到了答案。在这里,一根根兔毛华丽变身,变成集结实、耐用、保暖、透气、防水等功能于一体的纯兔绒纱线。

山东维蕾克纺织服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霞说:“公司与广东建发集团进行合作,解决了兔毛产品掉毛、缩水、起球三大问题,生产出了高档纯兔绒服饰,不仅拉长了产业链条,还增加了兔毛的附加值。”

维蕾克纺织服饰项目总投资12亿元,目前,公司一期工程已建设完成,兔绒分梳一体机、精梳半精梳纺纱设备等已安装完毕,正式投产运营,公司注册了“维蕾克”服饰品牌,兔绒产品涵盖内衣、毛衫、外套等几大系列,具有杀菌抑菌、祛湿保暖的功能,年产纯兔绒服饰400万件。

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蒙阴县的长毛兔产业链得到充分发展,全县有毛纺加工厂5家,年加工兔毛近2000吨;种兔养殖场近50家;专业兔饲料加工厂5家,年加工能力超过30万吨;50多名兔产品购销大户,带动遍布全县农村的220名农民从事兔毛、活兔收购;饲料加工点300多家;种兔人工授精站近百家;专业剪毛手1000多人。

与此同时,兔业还成为了扶贫产业。蒙阴县制定出台了《蒙阴县兔业精准扶贫实施方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新建标准兔舍30间以上的,给予600元补助;对已建有标准兔舍的,提供1组优质种兔。同时,重点扶持兔毛纺织服装加工等兔毛深加工和养殖企业,建立“龙头企业+基地+合作社+贫困户”的带动帮扶体系,通过兔产业带动,目前已帮助2000户贫困户、4000余名贫困群众实现脱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